大神123

三和大神:红蜘蛛,千变万化,终成姓名(暗黑慎入)

红蜘蛛刚来三和的时候,是趴在一个小板车上。

那个小板车就是搬家公司爱用的那种,一个板子,下面安着四个轮。

红蜘蛛是个残疾人,他的腿长得畸形,也可能是被人给掰断了,其中一条像只尾巴一样从身后高高翘起,乍看有点像蝎子精。他整日只能匍匐在这个小板车上,靠着双手移动,每当小轮哗啦哗啦转起,那条蝎尾便上下摇动,仿佛随时能蜇你一下。

所以最开始,大家叫他蝎子精。

蝎子精总是白天划着小板车四处要饭,晚上在海新广场安眠。

作为三和人,大家内心很自卑,尤其是一抬头就会看到不远处的高楼大厦,以及那些在高楼大厦里上班的深圳白领,让他们总是时时刻刻地知道自己的处境。

但是,蝎子精的到来,助长了大家的自信心,也提供了许多笑料,明摆着嘛,我三和大神混得再差,再吃不上饭,也至少有手有脚,总比你个拖拉着板车爬行的残疾人幸福。

可很快,有人发现,事情似乎不是这样的,因为蝎子精很能赚钱,他的赚钱方式不用费什么劲儿,拖拉着板车出去转一天,手里的破罐子就会装满零钱,何况那还多半不是全部,他必然早把大票子藏在身上了。

大家有点不满了,有人难免会想,我的腿要是瘸成那样,也能赚那么多钱。

但就是没人敢轻易尝试,说到底,他们对蝎子精的赚钱方法是不屑的,可每当看到蝎子精去三和的饭店里要一荤一素外加一瓶啤酒敞开吃喝,心里又十分不痛快,有人会慨叹这个世道真是笑贫不笑娼。

所以,蝎子精难免会遭到一些嘲讽。

三和青年们大多没什么文化,在嘲讽人这件事上,还是习惯于用最质朴的方法——给他起外号。

蝎子精虽然没什么话,可姿态万千,横看成岭侧成峰,从他身上能找出不少外号素材来。

起先,叫了大概有三个月的蝎子精,后来大家叫腻了,便有人提议,叫他蚂蚱怎么样?

大家琢磨了一会儿,他的姿态确实有些像蚂蚱,但蚂蚱是会跳的,你看他跳得起来么?不妥。

于是又商量许久,换了十来个花样,都不贴切。一直到晚上,蝎子精从外面要饭回来,有人看到他的真身,眼前一亮,提议道,叫爬行动物吧。

这个好!非常好。

你看他在地上一步一步跟乌龟似的往前爬,可不就是爬行动物么,对了,叫老乌龟也可以,他有五六十了吧,配得上这个名字。

旁边有大哥不愿意,他本人也五十多,深谋远虑地担心老乌龟这个名字将来会牵连到自己,于是投了爬行动物一票,把这个外号坐实了。

但仅仅过了一个周,爬行动物这个名字也叫腻了,大家又想新名。沿着爬行动物这个纲,分别列举了蜥蜴、蛤蟆、扬子鳄、猎豹什么的,有人说猎豹不是爬行动物,也跟他不太像,pass,只在蜥蜴、蛤蟆、扬子鳄三个里面选。

选来选去,各执一词,没有结果。

有人凝视着广场不远处正准备睡觉的爬行动物的身影,灵机一动,要不咱们给他起一个霸气点的吧,我看过一部网络小说,就很不错。

叫什么?

盘龙。

此语一出,技惊四座,很多原本没参与讨论的三和青年也转过头来,说这个名字好,霸气。

于是,盘龙便定了名。

随着定名,后来的几天,大家也越看他越觉得像。尤其他晚上睡觉,把那两条瘸腿侧弯,枕着手臂安眠的时候,活脱脱就是一条盘龙。

赖于这个名字的气势,有那么一段时间,盘龙还颇受人们尊敬。

每当他拖拉着小板车在海新广场穿行而过,很多人都会招呼他一声,好像这个名字叫出口自己也跟着威风起来了一样,一时之间,盘龙盘龙之声此起彼伏。

可如果你是条虫,就算是大家都捧你,你也成不了龙的。盘龙的名字用了只有五天,就下线了,大概是叫得太频繁,更容易腻。

于是又得换名。

换名也不能断崖式地换,总不能今天叫盘龙,明天就叫了盘蛆吧,这不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得一步步来。

大家又凑在一起想,有人说叫盘蛇的,有人立即衍生说叫蛇盘疮也行,可又觉得盘蛇有刻意仿效之嫌,没新意,蛇盘疮呢,又不雅,不易用作人名。

那叫什么呢?

真是难倒了大伙儿,一连三天,谁都想不出个能超越盘龙的名字来。

在这三天里,由于群龙无首,大家又乱七八糟地叫起了他以前的旧外号,蝎子精、爬行动物,又粉墨登场了,你叫你的我叫我的,一度把盘龙(也或是蝎子精和爬行动物)搞得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

在一个混乱之夜过后的清晨,有个少年踩着滑板从三和一掠而过,有个早期的人看他远去,来了灵感,叫醒大伙儿,说,那个小板车的原理跟刚才那个滑板不是一样嘛,咱们叫他滑板少年怎么样?

当中有人不知道什么是滑板,经过有识之士的耐心解释后,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很新奇,也很潮流,那就叫滑板少年吧。

于是滑板少年诞生了。

这个名字洋溢着大家的期待,谁都希望,滑板少年能像滑板少年一样划着他的小板车,在城市里飞驰而过,赢得阵阵喝彩。

可没过多久,大家就觉出了失望,因为滑板少年并不会滑滑板,他依旧是那么本分地用手划着小板车,缓慢地从人们眼前移过,就像一只老乌龟。

有人看不下去,会在后面喊他,快一点快一点,滑板少年!

他总无动于衷,不要说是滑板少年了,他连个滑板老年都配不上。

有几个年轻人按捺不住,他们找了跟绳子,拴在板车前面的勾手上,开始拉着滑板少年在广场上转。轰隆隆滑轮声,终于符合了大家的期待,那些本想早早睡觉的人都站了起来,给他们鼓掌喝彩,一时间,这片黯淡的夜空下,闪耀着难得一见的快乐之光。

只有滑板少年不太快乐,他惊恐地趴在小板车上,口里含混不清,伸手摆动,好像是叫那些拉车的人停下来。可他越是这样,他们拉得就越起劲儿,广场上的人还给他们让路,让他们自由驰骋。

直到玩累了,小板车才停下来,看热闹的躺下睡觉,拉车的人也满足地走开,只留下滑板少年惊魂未定地趴在他的滑板上,那双残腿高高翘着,似爪牙。

大家又玩腻了。

还得换。

可这回再怎么换呢?还有比滑板少年更潮流的词汇了么,有人说,你们看过《哈利·波特》没有?

当时就有个高中毕业的人举手,看过,我知道了,你想叫他伏地魔!

没错,就是伏地魔。

这三个字,对于很多三和青年来说,十分陌生,大家多是留守儿童,或者纯种的山沟子弟,并没看过什么哈波利特。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瞬间理解了伏地魔的意思,毕竟有个地字,就算不知道伏是什么,也大概能猜到,至于魔,魔王的魔啊,那有什么不知道的?

伏地魔的时代到来了。

或许,是这个名字自带黑化气质,也或许,是有人讲述了哈利波特的剧情,反正自从叫了伏地魔,很多人便把他当做了假想敌。

他们总觉得这个伏地魔是个恶人,他会毁灭世界,与正义为敌。

起先,大家只是跟他开玩笑,说伏地魔你什么时候放魔法打我啊?后来,就不仅限于口头了,有人会拧下喝完了的大水瓶盖丢他,说伏地魔,你不是魔么,你来打我啊。

每每这时,伏地魔总是伏地不动,像在认真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他越是不动,就越是气人,终于有人用瓶子丢他了,但丢完了瓶子又觉得可惜,还会过去拾回来,留着卖钱。偶有一两个手头阔绰的,肯撇了瓶子不要,伏地魔便待硝烟散去后把瓶子捡到小板车上,攒够了拿去卖。

可能是电影的趣味性强大一些吧,伏地魔这个名字用得时间特别长,有大概一个多月,简直破了纪录。

在这期间,伏地魔也因这个名字饱经风霜,从一两个人丢他,到三五个人心情不好了会过去踹他一脚,再到十几个人闲着没事了,群起而玩之,最后,整个广场都拿他解闷儿,晚上他要睡觉,总被赶来赶去,这地儿不能睡,我怕你暗害我,那地儿也不能睡,我怕你毁灭世界,各种荒诞无稽的理由,逼得伏地魔走投无路。

很多人以为,他会就此消失,可他却很有韧性,哪怕睡一晚上觉会被赶五六次,也只是孜孜不倦地换地方,从南滑动到北,从东滑动到西,就是不离开海新广场。

也许,老天爷被他的坚持打动了吧,一个月后,终于有人提议,再换个名吧。

对,这阵子,大家也玩得累了,这个老东西太难收拾,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要不叫他屎壳郎吧。

有人纠正,小强是蟑螂,跟屎壳郎不是一回事。

随即又有人提醒,当时叫蛇盘疮都不行,蟑螂和屎壳郎还不如蛇盘疮呢,要记得雅啊。

大伙儿又陷入惆怅。

起了这么久的名字,套路多多少少掌握了一些,有人说,既然上一个名字是从电影里来的,那下一个名字还从电影里来。

大家凑过去问,叫啥?

就叫,变形金刚。

这是个人人皆知的名字,远比伏地魔要有名。

大家回头看看,蜷曲在小板车上,两腿叠起来,酷似变形金刚的前伏地魔,都赞这主意高妙,行,甭想了,就叫变形金刚。

当然,有人图轻省,也叫他刚哥。

但这个变形金刚有点名不副实,他只能保持汽车人的形态,变不回人形,这是一大遗憾。

有热心肠的三和青年觉得这么下去不行,便主动帮他,用两根手指掐着他那条蝎尾腿往后掰,说你忍着点,我给你变变形。

他们以为变形金刚会喊疼,可变形金刚毫无反应,好像进入了待机模式。

掰了半天,那条腿倔强得很,怎么也回不去,充其量只能侧弯,有人就问了,你怎么回事,轴承是不是都锈死了?

变形金刚依旧无动于衷,仿佛失去了电量,谁也不理。

后来,那些人终于无计可施,只能恨恨地踢他几脚,满头大汗地离去。

可第二天,又卷土重来了。

他们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认为,变形金刚之所以变不回人形,主要是被身子底下的小板车拖累的,那个板子影响了变形的角度,要不,把他拖下来试试。

所以,在变形金刚的呜嗷声中,他被拖下了小板车。

五六个健壮的年轻人抬着他,他跟要离家远行似的,狠命伸手抓自己的小板车,那些人直把他抬出十几米,放在地上,开始了变形运动。

两个人扶着他,让他像个正常人那样站着,他不争气,就是直立不起来,跟个猴儿似的。

另外三个人拉着他的手脚,嘴里念叨着咔咔咔,给他归位,弄了半天,大家发现个问题,这小子是变不回人形了,因为他的那两条腿根本就不是人腿,那是啥,兔子腿啊?

不过,变不成人形也不要紧,那就变个别的。

一时间,变形金刚还真成了猴子,而且是孙猴子,在那群人的摆弄下,发生了七十二般变化,成了各种形态,有松树、柳树、梧桐树,还有仙人掌、大公鸡、兵马俑,还有独轮车和手扶拖拉机。

其中,手扶拖拉机他变得最像,他那两只胳膊原本就很灵巧,他们让他伸在前头,扶着他的腰,把残腿作档把,突突突地在广场上开,好像回到了故乡的麦田。

广场上的人看着这热闹的场景,也都不忍心去睡觉了,他们笑着闹着,也仿佛回到了温馨的乡间。

也忘了多久,等大伙儿都累了,也尽了兴,就把变形金刚丢下了,各自回窝睡觉去。

早已木讷了的变形金刚趴在地上,面无表情,转头找到了自己的小板车,拖着身子,一点一点地往那里挪。

他穿过横七竖八的人,穿过呼噜放屁,终于够到了小板车,而后像只蜗牛一样蠕动上去,慢慢地闭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有人早早就醒了。

他们发现,变形金刚有点反常,他没出去要饭。

他像只半死的狗一样趴在小板车上,眯着眼睛,没有生气儿。

但没人管他,大家要么去抢日结小巴,要么去四处逛荡。直到中午,有人路过广场,发现变形金刚还趴在那里,那条抖动的残腿证明着他还没死。

晚上,人群回归广场,准备睡觉,这才看到,变形金刚动了,他艰难地伸着手,滑动着小车,渐渐远去。

他今天的划车动作跟以往不太一样,前胸好像挺不起来了,多半是昨天累着了,也可能是伤着了,他全身匍匐在小板车上,往前划两步,便停下来,扭过头,斜眼看看前面的路,再接着划。

有人说,完了,变形金刚被玩坏了。

还有人说,这已经不是变形金刚了,你们看看他,我怎么觉得像只蜘蛛啊。

那还是高级蜘蛛,带轮儿的。

对了,我记得变形金刚里有个蜘蛛精来着,叫什么红蜘蛛?

有,我在网吧看过电影,不过那是飞机吧?

还飞机呢,这家伙还能飞?

一阵哄笑,随后,变形金刚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红蜘蛛。

并且,大家越看越像。

他上身本来就没有衣服,常年的餐风露宿,使他的皮肤看起来又红又亮,有的地方还带着几处黑色的东西,隔着老远瞧瞧,真像是一只巨大的红蜘蛛趴在那里,何况,他现在两条手臂的移动方式,也像极了蜘蛛腿,更何况,他那两只常年红肿的眼睛,真像蜘蛛眼。

说实话,红蜘蛛不是一个特别惊艳的名字,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叫了,就再也没换。

之前的名字,他用的时候,从没按着名字长过,叫了红蜘蛛后,他的基因像被唤醒了一样,长得也越来越像红蜘蛛了。

他的胳膊越来越细,身上越来越红,黑的地方,也越来越黑。爬行之时,幅度变小,频率加快,基本不用动身子,且他嘴里还吐着白色的粘稠液体,像在酝酿着吐丝。

白天还好,他照常出去要饭,每到夜里,大家在广场上躺着扯淡,他便会这样拖着小板车慢慢移动,像在听大家聊天,又像是想去哪。

可转来转去,他既不停下,也不出广场,他的目的,也就无从揣度了。

大家认为,他就是瞎转悠罢了。

当过了晚上十一点,广场上的人陆续睡去,他还是不停,依旧像驴拉磨,一圈一圈地围着广场转,车轮也在沙沙作响。

有时候,有人被吵醒,朦胧中转头,却看不到他。

有时候,你觉得他在你身边爬,可一睁眼,却见一道黑影掠过,等回过神,发现他已远了。

有时候你觉得他长了八条腿,有时候你甚至觉得他会飞,也会遁地,反正只要你在睡觉,你永远捉不到他。

深圳的夜,高楼在高处喧哗,蜘蛛在低处摸爬。

就这样过了几个周。

期间,也有年轻人在白天捉着他玩,踢他踹他,还说他身上的老皮更坚韧了,像长出了一层壳,包裹着他的身体。

后来,那些年轻人嫌他总不吭声,玩腻了,也就不再找他麻烦。

有人发现,最近的夜里,广场上唰啦唰啦的摸爬声有点多了,好像不止红蜘蛛一个人在爬。

每当大家睁开眼睛,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有几个人说,他们在半睡半醒时老做梦,梦到广场上的人都变成了红蜘蛛,跟着红蜘蛛在月色下来回爬动。

他们说,那是红蜘蛛产卵了,一起爬的,都是他的徒子徒孙,是他孕育的万千子嗣。

终于,在一个天还没全亮起来的凌晨,有人从一夜的沙沙响中醒来,发现,红蜘蛛不见了。

那时才四点,离出门要饭的时间还早,平常,红蜘蛛一定还在广场上。

可他就那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而后,一天过去,当天晚上,就有人觉得,广场有点不对劲。

哪不对劲,他们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气氛有问题。

午夜,有个人后脖子痒,拍了一下。他本以为是只蚊子,却不料,拿到手边对着路灯一看,竟是一只红蜘蛛。

随后,又有人在身上发现了红蜘蛛,他们骂着叫着,说这是什么破玩意儿,怎么还招蜘蛛了,但突然,所有人都听到,广场最中心,有个年轻人发出了喊叫,他说,这里有个蜘蛛窝!

大家迅速起身围拢过去,那密密麻麻的场景让人头皮发紧——他们看到,在海新广场的最中央,莫名其妙多了个洞,洞口有上百只红色的蜘蛛在来回爬行。

烧了它,不然我们怎么睡觉?有人提议。

这话很快得到了众人的拥护,大家纷纷去兜里摸打火机,可就在此时,人群外围爆出了一声喊,蜘蛛!

大家慌忙回头看,只见一个男的浑身爬满了蜘蛛,衣服上、手臂上、脸上,到处都是,那些红色的蜘蛛肆无忌惮地在他的鼻孔、耳朵里进进出出,还要钻进他的眼睛。

他狠命地揉着眼睛,红蜘蛛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他痛苦至极,不住地哀嚎,人们看见,那些红蜘蛛钻进了他的嘴里,卡得他疯狂咳嗽,而没用多久,他便叫不出声了,他嘴里已经被红蜘蛛填满,他肚子里都是红蜘蛛,他五脏六腑也被蜘蛛啃噬了,他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四仰八叉。

人们惊恐地散开,这时才发现,那人身上的蜘蛛都是从广场中心的洞里跑出来的,连成了一条线,往他身上聚拢。他虽然倒了地,可身上的蜘蛛越来越多,很快便堆积如山,吓得广场上所有人都朝外狂奔,有人边跑边回头看,那些蜘蛛在他身体上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大家都觉得,那很像趴在平板车上的红蜘蛛……

后来,事情过去了,有人回忆说,那个被蜘蛛吃掉的男的,就是曾经带头戏耍过红蜘蛛的年轻人。

那天晚上,海新广场成了一座地狱,地狱里没有鬼哭狼嚎,只有沙沙沙沙的蜘蛛声。

但仅仅是第二天早晨,红蜘蛛便全部消失了,那个年轻人的尸体,也不知去了哪。

此后,三和再也不曾有过一只蜘蛛。


作者:谪狂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