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123

我是三和大神,我是这个时代高速发展的最大牺牲品!

我为什么会成为三和大神?

我是江西人,1996年出生。15岁就辍了学外出打工,在广东漂泊了10年,先后辗转过东莞,惠州,现今在深圳,一直在工厂做普通员工。过着走一步算一步的浑浑噩噩曰子,没有梦想,没有家庭,没有信仰,8年没有回过老家,平时也从不跟家里亲人来往,举目无亲。我从来没有想过抛弃自己的家庭,但现实却是我出生就是被这个家庭所抛弃了的真正孤儿!

我出生在赣州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亲生母亲生下我两个月就出走从没回来过。三岁时爷爷过世。只剩奶奶抚养我,直到六岁时,一直在外地打工的父亲存了点钱准备再娶,之后我就有了一个后妈。

在童年的时光里,也没有跟生父后母一起生活,而是寄宿在亲戚家里,上了初中才跟着新家庭生活,这时后母已经生了两个女儿,送给别人家一个后,才生出她自己的亲生儿子。

在我上初中的那段时间里是在学校住宿的,只有一周两天才会回家,假期的这两天,除了一个上午用来写作业,其余一天半要到外面大街小巷捡矿泉水瓶易拉罐收集起来,再卖到回收站。不是我想去做这些,而是后母。

每年的除夕,生父才会从外地回来,“一家人”过上半个月的春节假期,生父上过高中,但从不关心我的学习,当他看到我学习一塌糊涂时,就毅然决然的带我去广东打工,变成家庭中的一个生财工具,那时的第一年,我不懂存钱,基本月月花光,到了年底回到老家,后母看到我没给他们挣到钱,最先看不起自己的居然是自己的生父!整个家庭的成员都看不起我,原来我才是这个家庭的异类份子,他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我不是!

留守儿童。图片与文章无关

三和大神为什么变成了牺牲品?

我是留守儿童,也是单亲家庭。我从来都不喜欢过年,小时候更是如此。还记得那时寄宿在亲戚家里,每到年底,我不知道生父什么时候会来把我接走,在我们农村,过年在别人家过年是没人要的象征,尽管是亲戚,他们也会流言蜚语,冷眼斥骂,而我恰恰是亲戚中最垫底的家庭条件。

从小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尊严,初中时拿着10块钱一个星期的生活费,这是在学校食堂买米饭的钱,咸菜是自己带的,在同班同学他们都在学校食堂包餐饭菜比起来,我显得格外异类,周末在大街上捡垃圾时那些路人诧异的眼神,有时还被低龄一些的小孩戏弄与嘲笑,从小我就失去了尊严。

10块钱一星期的生活费和到大街上捡垃圾,这些全都是后母给我的。我是这个家庭中最不该存在的异类。我痛恨他们,是他们毁了我的一生,我对他们除了仇恨,没有任何的情感,不是我想成为三和大神,是他们让我成为三和大神。我是这个时代高速发展的最大牺牲品!

为什么会有“牺牲品”?有多少“牺牲品”?(上)

血浓于水,没有人一出生就被家庭所抛弃!

接下来我要讲个故事,是关于我堂弟的。

他比我小三岁,98年的,他的出生环境比我好得多。

父母关系和睦,在他上初中时又有了一个妹妹。

堂弟小学时期寄宿在他外婆家,初中时住在他初中老师家,跟他父母聚少离多,只有传统大节日才会在一起度过。

前几年有次我在东莞大朗找工作,在叔叔两室一厅的出租屋歇息了两天,那时是暑假,堂弟也在。

那几天我跟堂弟同睡一个床铺,我跟堂弟从小玩到大手足情深,他跟我聊了很多。有分享快乐,也有诉说痛苦。

他跟我说叔叔经常骂他这做的不好,那做的不对。态度很凶悍,让他们父子之间沟通很是烦恼。

马上初中毕业的堂弟成绩不好,眼看就要外出打工的年纪,上高中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长时间在老家读书的缘故,叔叔也不重视他的学习,他两父子之间感情很是平淡。

从这两天叔叔家的接触和聊天当中也感觉得到,亲子关系之间只剩下了血缘的维系,而叔叔对刚出生的妹妹宠爱有加,出生就跟着她的双亲生活,在东莞的镇上就读私立幼儿园,相对于老家的托儿所式幼儿园学费高出不少。

因为不是当地人的户口,估计上小学也需要回到老家就读,因为外省的私立学校学费太贵了,对于一般的农村家庭条件负担太重,堂弟就是受制于这方面的原因,所以长期跟父母分居两地。

牺牲了家庭亲子之间本该有的情感,想想真是可怜,就为了那几个臭钱?!!

为什么会有“牺牲品”?有多少“牺牲品”?(中)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局限于此篇幅内容的特殊性,个别字词会用同音字代替,抱歉。)

父辈们想要让子女受到良好的教育,就必须到外省务工挣足够多的钱才能负担得起教育的开支,才盖得起农村老家三层半的楼房。

因为老家发展的落后,就业机会少,工资还低。外出务工也算不得已的选择。要是能在老家就地从业,有个合适的工资,谁愿意背井离乡疏远自己的亲人朋友?谁愿意离开自己的亲生子女?没有人!

如果在外省工作的地方能够有良好的教育资源,完善的医疗保障,消除本地人外地人的阶层区分。开放平等的社会环境。

还会有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养而无教的犯檌未成年吗?还会有数以万计无亲无爱无家的三和大神吗?

归根结底这一切的一切出生家境就基本决定了一生的历程。

这都是这片土地上的基本锅策决定的。

【稳啶压岛一切!!】

所以他们制定出了户集自渡,这是一个绝对巩固少数人阶层绝对利益的韭菜镰刀!

户集整策表面上是限制人口流动的,实则是为了预防少明的聚急生变,尤其是同语言,同信仰。同宗教的边界少明。
更是为了巩固城市土地的所有者,统称照家人!他们永远高高在上垄断着。他们是这个自渡,这片土地上的最大鸡德立意者,也就是他们制定的这个基本锅策。并且积极的巩固着。

这个制度牺牲了绝大部分人的利益,也就是我们大多数人,在远离家乡的外省工厂打工,住着十几二十平方的出租屋或公寓,跟老家亲人的联系也只有每个月的汇款以及半年最多一两次的回家探望。

亲情被时间肆意的摧残渐渐平淡。每年回到老家能走得动的亲戚越来越少,不管远亲近亲,或许只有门当户对,互不嫌弃,才会聚集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农村绝大部分的亲戚,这就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断亲现象。

走亲戚前先掂量亲戚的家庭条件,在市区县城还是乡镇。老一辈的观念,血浓于水,在现今社会慢慢的被摈弃,曾经的实业兴邦,慢慢的变成炒地致富,这也是户集自渡导致的一部分。

市区里有块地能够几代人肆意挥霍,城市户口的人出生就享受着最好的基础设施与生活条件。我们农村山区的人只配进城务工,给他们带来各种服务。廉价的制造商品。

把亲人老人孩子丢弃在老家,变成孤寡老人、留守儿童。

挣着了钱的,改善了老家亲人的生活也算是好的。最惨的是钱没挣着多少还牺牲了与家里老人孩子的陪伴与情感,挣着钱的盖起了三层半的平房,但这都是牺牲掉与父母孩子的情感换来的,回头试想下这真的值得吗?人与人的情感真的能用金钱来衡量吗?真的可以作为交换吗?或许没人能给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

我是现在的留守儿童,未来我很有可能会是一个孤寡老人。因为留守儿童带给我心灵的伤害,曾经那缺失掉的关爱与情感。

以及留守经历带来的性格缺陷,人格扭曲。或许这些是我一辈子都会挥之不去的最大阴影,这些都是无法后期去弥补的。

我痛恨户集自渡!是它牺牲掉了我曾经本该拥有的情感!

我痛恨出生就是三六九等的划分。我从不怪自己的运气不够好,我只是痛恨划分规则的不公。

我是三和大神,这个时代不欠我的,但我是“牺牲品”,我痛恨“她”!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