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日报-2020.07.27

发布者 | 2020年7月27日

喝了点酒,回忆起过去,话总是不自觉的变多。或许三和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纯粹,但那是我心中的一片不愿被他人揭露真相的圣地。直至今日,我仍然如此。

去到的时候,我身上只带了几千块钱,游山玩水,不出几日,挥霍殆尽。我跟着三和大神的部队一起杀奔黑厂谋生,最终都是分分钟提桶跑路。我去过3个厂子,富士康、还有一个叫什么美什么艾的企业,已记不住名字。工价低廉的程度超乎我这个生长在山东三线地级市农村人的想象。

我本来就不是抱着要去打工的念头才去的深圳,一无所有的人在数次提桶跑路之后,已差不多领略了这个魂牵梦萦的地方。老师说,是有挺大的落差,现实中的比我想象中要不堪许多,精神境界并没有那么高超。

我仍然记得三和职员里那个一脸不屑的小姑娘,我仍然记得卖我挂逼床位的那个四五十岁的房东,我仍然记得海信门口稀稀拉拉瘫痪的老哥和一股浓重的尿骚味,我也仍然记得在龙华公园水池边挂了逼的老哥,一直死死盯着我的拍摄镜头。

在三和我没有感受到太多善意,我却尽量表示我的善意。我给挂逼老哥递过烟,对公然冲着华辉人力撒尿的老哥拍过掌,跟着老哥起过哄。我耻于褐衣和恶食,穿着一身崭新的廉价衣服,却渴望融入这个集体。

但最终我承认,这个三和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三和,我花光了生活费,临行前,又遇到挂逼的大师兄,在梅雨潇潇的巷子里躺尸,我买了几块面包、一包榨菜和一瓶农夫山泉,装在红色塑料袋里悄悄放在他的旁边,却仍然惊醒了他。大师兄咧着嘴冲我憨笑,像极了一个沙雕…

作者:岁月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三和。

9 thoughts on “三和日报-2020.07.27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