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三和大神,我是这个时代高速发展的最大牺牲品!

发布者 | 2021年2月15日

我为什么会成为三和大神?

我是江西人,1996年出生。15岁就辍了学外出打工,在广东漂泊了10年,先后辗转过东莞,惠州,现今在深圳,一直在工厂做普通员工。过着走一步算一步的浑浑噩噩曰子,没有梦想,没有家庭,没有信仰,8年没有回过老家,平时也从不跟家里亲人来往,举目无亲。我从来没有想过抛弃自己的家庭,但现实却是我出生就是被这个家庭所抛弃了的真正孤儿!

我出生在赣州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亲生母亲生下我两个月就出走从没回来过。三岁时爷爷过世。只剩奶奶抚养我,直到六岁时,一直在外地打工的父亲存了点钱准备再娶,之后我就有了一个后妈。

在童年的时光里,也没有跟生父后母一起生活,而是寄宿在亲戚家里,上了初中才跟着新家庭生活,这时后母已经生了两个女儿,送给别人家一个后,才生出她自己的亲生儿子。

在我上初中的那段时间里是在学校住宿的,只有一周两天才会回家,假期的这两天,除了一个上午用来写作业,其余一天半要到外面大街小巷捡矿泉水瓶易拉罐收集起来,再卖到回收站。不是我想去做这些,而是后母。

每年的除夕,生父才会从外地回来,“一家人”过上半个月的春节假期,生父上过高中,但从不关心我的学习,当他看到我学习一塌糊涂时,就毅然决然的带我去广东打工,变成家庭中的一个生财工具,那时的第一年,我不懂存钱,基本月月花光,到了年底回到老家,后母看到我没给他们挣到钱,最先看不起自己的居然是自己的生父!整个家庭的成员都看不起我,原来我才是这个家庭的异类份子,他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我不是!

留守儿童。图片与文章无关

三和大神为什么变成了牺牲品?

我是留守儿童,也是单亲家庭。我从来都不喜欢过年,小时候更是如此。还记得那时寄宿在亲戚家里,每到年底,我不知道生父什么时候会来把我接走,在我们农村,过年在别人家过年是没人要的象征,尽管是亲戚,他们也会流言蜚语,冷眼斥骂,而我恰恰是亲戚中最垫底的家庭条件。

从小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尊严,初中时拿着10块钱一个星期的生活费,这是在学校食堂买米饭的钱,咸菜是自己带的,在同班同学他们都在学校食堂包餐饭菜比起来,我显得格外异类,周末在大街上捡垃圾时那些路人诧异的眼神,有时还被低龄一些的小孩戏弄与嘲笑,从小我就失去了尊严。

10块钱一星期的生活费和到大街上捡垃圾,这些全都是后母给我的。我是这个家庭中最不该存在的异类。我痛恨他们,是他们毁了我的一生,我对他们除了仇恨,没有任何的情感,不是我想成为三和大神,是他们让我成为三和大神。我是这个时代高速发展的最大牺牲品!

—老哥原创,剩余内容待更新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我是三和大神,我是这个时代高速发展的最大牺牲品!

  1. 富士康口暴大神

    江西赣州一带女孩子彩礼30万起步不是因为那里多好,而是山里人比较封建保守和贫穷喜欢狮子大开口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