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发布者 | 2019年11月22日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我躺在昏暗的6人宿舍里,看着手机小说……突然在那么一刻,深深地厌恶自己。

这是我来到三和的第478天,想不到离开大学校园有两年多了。这两年,我就行一只行尸走肉,人生的意义仅剩下苟且。

 

文丨偷故事の猫

 

深渊的开始

 

大一那年,我超级爱玩dota。

那时候网上兴起了网络博彩,充钱购买饰品竞猜dota赛事,猜中了可以得到饰品,饰品在平台那里能换成现金。我觉得,这是一个我赚快钱的好方法。刚开始,我凭借着我对dota电竞选手的了解,几乎每天都能赢个千把块钱。那时候,请室友吃饭,给学妹买礼物,带女友去旅游……简直过得太腐败。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自认为“信春哥得永生”的我也会有滑铁卢的一天,我被一个经常从我这收菜的朋友骗了。

他说,他收到了内幕,有一个战队会打外围。让我全部买那个战队输,到时候赢钱了带他分点就好了。因为平时在线上聊得熟,我信了他,并从网贷上借钱加杠杆重注了那个盘口。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惨。当我得知结果和那个哥们说的不一样时,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三个月的生活费输光了,两个网贷平台借的将近20000块钱也付之东流。714高炮网络借贷平台……一个星期后到了还钱的时候,我并不能拿出那么多钱,催收的勇哥就天天带两个汉子在我宿舍楼外坐着,什么时候还钱,什么时候放过我。

平时一起吃喝玩乐的哥们,这时候也不灵了。借不到钱、走投无路的我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从其他网贷上借钱还给勇哥。这也是我堕入深渊的开始,拆东墙补西墙,以贷养贷……导致最后利滚本滚到了十来万。

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将新学期学费用来还贷了,最终辅导员的电话还是打回了我家,我胆战心惊得跟家里摊牌了。可是,父母种了一辈子庄稼,整天和黄土打交道……并不清楚网贷、博彩、竞猜啥的,只知道赌博该死,欠债要还钱。

“你的书别念了!借了那么多钱去赌博,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畜生!你自己好自为之,家里帮不了你。”父亲很生气,说我也成年了,自己惹的祸自己去处理。

 

深渊里挣扎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的通讯录被轰炸了,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欠了钱……我给家里丢尽了脸。每天都有人在学校堵我,让我还钱。

实在没办法,我联系上了高中一起打dota的哥们。听我讲完我的遭遇,他就让我去深圳找他,跟他混,几年就能翻身。

书是念不了的了,天天被人逼着还钱,我也没有心思读书。我将所剩不多的钱买了去深圳的车票,准备开始自己新的征程。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当我来到深圳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这哥们是进了传销窝点。我身份证被一个自称“领导”的人没收了。我听了几天的课后,他们开始让我交钱投资,得知我没有钱,就让我联系朋友到这里来。要知道,我要是有朋友、有钱,我也不会在这里了。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我一个朋友都没骗过来,还没到一个月,他们就把身份证还我,让我早点滚蛋。

出了传销组织,我身上除了一张身份证和一部小米4破手机,仅剩80块钱。我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我这个人已经烂到传销组织都不收了?

那个打游戏的哥们说对不住我,有缘江湖再见。其实,我也不怪他……后来,他推荐我去三和,那边工厂挺多的,可以找到工作。我百度了一下路线,发现不是很远。反正都是走投无路了,我就坐公交过去了。

想不到,这一去,就在三和待了很久。

 

深渊里的乐土

我来到三和,第一感觉就是脏乱差。找了一个小旅馆,先安身了下来。洗了一个澡,准备明天一早去找工作。

第二天醒来,却发现除了握在手里的手机还在,钱和身份证都被人摸了。我问老板娘能不能看监控谁偷的,老板娘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次了,没办法查到。想不到我来三和第二天,就这么倒霉。我从旅馆老板娘那退了20块钱的押金,决定去人才市场碰碰运气。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在海信人才市场认识了一个哥们,他叫刘飞,黑龙江人,操着一口标准的东北话。在深圳做快递把人给打惨了,跑到这里来的。他跟我说,像他这样的好人不多的,三和有很多坏人,要我小心提防。

在海信游荡了一上午,没找到工作,刘飞得知我玩dota玩得很棒,遍要看看我是不是吹牛的。非要带我去一家叫做“网络出租屋”的网吧检验一下我水平。这边上网只要1.5元一小时,很便宜。网吧很破,里面烟雾缭绕的,隐隐的有一丝臭味。

在打游戏过程中,刘飞抽了根烟,讲起了自己的传奇人生。他从初中毕业起就跟着“村里的亲戚”在外打工。在深圳因为琐碎小事,把一个同行打成重伤住院了,他怕担责任,就跑路到三和来了。

他来三和的第一年,刘飞干过能找到的大部分工作:城管、服务员、快递、保安。但他说,那些活来钱慢又不自由,还是日结好。日结做一天,可以玩三天。”现在他只愿意做日结,当日完工,当日发薪水。

英雄不问出处,只求惺惺相惜。你是新来的,游戏又玩得好,咱两有缘,我罩着你。”刘飞说完就给我丢了200块钱,他说他这几天手气很好,在百家乐平台上赢了不少,这钱算借给我应个急。由于身份证丢了,什么工作都没找到,但认识一个二话不说就给你两百块应急的哥们,还是比较幸运的。

日结意味着没有五险一金等福利保障,干了今天没明天。我拿一百块钱买了一张身份证,准备去做日结。刘飞也没有打断我,不过他说我做不了几天就会赖在网吧不走了。

 

在深渊里堕落

 

我觉得我能完成一个小时16块钱的日结工作。拿着身份证的我被中介塞进面包车,然后拉进了一家空调遥控器组装的工厂。我整个上午都负责流水线上贴标签的工作,谁知道组长是个色鬼,为了讨好妹子,他把我的工作给了个厂妹。下午让我负责搬原料的活,大白桶装满了配料,死沉死沉的。回想起在学校吃喝玩乐蒸桑拿的日子,我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熬到晚上8点钟,终于下班了,肩膀痛,腰酸,浑身上下都像散架了一样。我领了工资192块钱,这两块钱的硬币包裹在190的纸币里面,我紧紧的攥在手里,生怕两个硬币丢了。

在刘飞那儿住了下来,他住的地方是一个6人宿舍,很脏很乱,地上的烟头横七竖八。角落里还有几瓶装满黄色液体的矿泉水瓶,黑黑的毛巾就搭载床头,床铺下面几双穿成土色的鞋子,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我一进门就恶心干呕。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刚好有个老哥穷得住海信大酒店去了,空出一个床位,你搬这儿刚好!你收拾一下,我们去吃点东西,晚上我们去网吧战个通宵!”日结了一天,我累得动不了,但我也不好拒绝刘飞的盛情邀请。(海信大酒店指海信门口台阶)

他带我来了一家面馆,叫做“双丰面馆”。他说这家的面最好吃,老板也最热情的。我看到面馆挺小的,但是人真的不少。我叫了份肉丝面并加了个炸鸡腿。刘飞说,这个面我们也叫作“挂逼面”。我不懂肉丝面还有这个叫法,但后来他解释后,我也大致明白了。堕落至此,能有一汤一面,也该知足了。(挂逼值得是瘫痪躺尸、无所作为的意思)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吃完面,在网吧里,我熟练的打开了电脑和刘飞双排。我喝了口矿泉水,顺手点了一根烟,键盘的敲击声夹杂这烟雾缭绕的环境,仿佛那欠了的网贷、那父亲恨铁不成钢的责骂、拿亲朋好友的质疑、那走出传销窝点的无助……如同嘴里吐出的烟圈,全都烟消云散了。

 

万事都归一梦了?

 

我被刘飞完全同化了,没事就在宿舍和网吧之间穿梭。仿佛回到了大学,吃喝玩乐睡。唯一不同的,没钱花的时候,可能需要抽个时间去做做日结。这样的日子格外的安逸。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这一幕……

这天,我和往常一样,来到网吧玩dota。突然身后有人说了句,这里有人猝死了。一瞬间网吧里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围在一个网吧桌前,一个人仰面躺在椅子上,桌子上有香烟,吃完了的泡面桶,电脑屏幕上游戏人物还在疯狂的投掷着炸弹。

网吧老板慌慌张张赶到,摸了摸他的脖子,说是没气了。不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我们也被迫离开现场。“这老哥通宵了好几天了,我前几天就看到他在了。这下猝死了,三和又少个老哥喽!上次还有个老哥死在龙华公园的椅子上,蚂蚁都爬满了身上,后来臭了才被发现……”刘飞吸了一口烟,又继续跟我娓娓道来。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我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这时候已经傍晚了,没有开灯,整个宿舍就像堕入了黑暗的漩涡里,而我在黑暗漩涡里找不到自己了。

我感觉我就想是迷失的羔羊、落单的大雁。没钱、没人关心、没有目标、没有努力奋斗的动力……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这样下去,我不能这样在泥淖里沉沦。我要像那些阳光下的人一样……好好的活着,恋爱、旅游、朝九晚六……

我开了宿舍的灯,好好的洗了一把脸。躺在床上,关了灯。明日一早,我就去富士康。一个月2000-3000左右,再过一年,我就离开。

——————————————————

本文作者:偷故事の猫,配图:泅渡客栈

本文已获得转载许可

One thought on “深渊里极乐:我在深圳,我是三和大神

  1. 匿名

    我是2004年开始玩DOTA的,那时候我和你一样,有钱就去网吧,没钱就打工,做半个月就玩半个月,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2年。那时候我觉得网吧就是最好的地方。直到就不说了,都是泪。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