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发布者 | 2019年6月29日

66

气氛很是活跃,情绪十分高涨,整个屋子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笑声当中,连我也抛开了心中的一切苦闷,尽情的和杨强刘洋他们划拳喝酒。

然而,有一个人却一直闷闷不乐,情绪低沉。即便刚才大家都在为王刚小菁他们起哄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人坐在边上冷眼旁观,一言不发。这个人就是吴达,这小子自从小丫头被“赶走”后,就一直没来过了。“看来这鸟人是生我气了,估计不会再到我这里来了。”不过张雄倒也没放在心上,“不来就算了,反正我这人就这鸟样!来者欢迎,不来不请!”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失恋,而最最痛苦的却是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吴达突然站了起来:“郭华,来,咱们两碰一杯!”郭华两嘴一抿,盈盈一笑:“好啊,不过我有个条件哦,我一杯,你三杯!”“什么?我三杯?凭什么啊?”吴达大叫道。“就凭我是女人,你是男人嘛”郭华端起杯子,竟然一口干了:“我先干了,你看着办,是男人就喝三杯!”“喝喝喝!”众人又开始起哄,“吴达不是男人!”。“谁说老子不是男人?喝就喝!”吴达连饮三杯,小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女人饮酒是风景。郭华与她们班上的赵丹,孙敏并称我校的“三朵金花”。她人虽漂亮,却不施粉黛,给人一种出水芙蓉,超凡脱俗之感。想当年,她可是我们宿舍的“大众偶像”,每当她从我们宿舍楼下走过时,我们都要在阳台上大喊:“郭华,我爱你!”可惜人家头也不抬,飘然而过--她根本就不认识我们。

毕业后,她和另外“两朵金花”一起进了创维公司。没多久,赵丹因“出众的才华”被提到了公司人事部作文员;紧接着,孙敏也遇到了“伯乐”,一下子“平步青云”,飞到“总办”秘书位置上去了;就剩下郭华这“一朵金花”还在生产线上辛苦的劳作,“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

67

在生产线,每天上班都要穿那难看得要命的防静电工衣,“再好的身材都显示不出来”,但依然有众多的追求者整天像哈巴狗一样围着她转,杨强就是其中之一。“唉,真他妈的失败啊!去年春节老子在公司值夜班,她陪我在办公室上了一晚上网,老子都没搞定她!”杨强至今说起这事还是捶胸顿足,咬牙切齿。

酒桌上有了女人,就好象房间有了鲜花、沙漠里有了绿洲。郭华的加入,使酒桌上的气氛更加活跃,也别有一番风韵!她不停的找人挑战——划拳,“猜子”, 以示巾帼不让须眉。当然条件都是输了就喝三杯,否则不是男人。几个回合下来,郭华已是粉面桃腮,显得分外动人。而吴达杨强他们几个“打肿脸硬充男人”的家伙更是醉得一踏糊涂,最惨的是王刚,他不光自己要和众人“血拼”,还时不时要替小菁代喝几杯,尽管已醉得快不省人事了,嘴里却还不停的叫着“喝喝喝!”当然,此时的他是幸福的,毕竟,能博红颜一笑,大醉一场又何妨呢?

接下来两天,炒菜做饭就成了王刚和小菁的任务,我们倒也乐得清闲。王刚粗中有细,小菁温柔体贴,两人配合十分默契,“你刷锅来我洗碗,你淘米来我炒菜”,俨然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了。

大年初三,西方情人节。“今晚我和小菁去欢乐谷过节!”王刚话一出口,我们都有些吃惊,才相处两三天,就一起过情人节了?“她已经答应了。”王刚见我们都不相信,连忙说道,“昨晚我做饭的时候就邀请她了。”“看不出你龟儿子还有点手段呢。”我们异口同声的说:“请客!!!”王刚憨厚的笑了笑:“请嘛,等老子搞定了再说噻!”

“深色西装要配浅色条纹领带,这样给人一种深沉含蓄的美感。”“不能穿白色袜子,这样显得很没品味!”“张雄,你的鞋油在哪儿?老子擦下皮鞋!”……整个下午,王刚都在不停的“设计”、变换着自己的“形象”,直到我们大家都一致认为他就是“西门庆在世”。最后,他轻轻的把西服脱下,用衣架挂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等下出门的时候再穿!”

万事俱备,只等天黑。

68

钱!钱!!钱!!!

这几天,“钱”仿佛成了我屁股上的一颗痔疮,时常让我如坐针毡,寝食难安。如今自己所有身家加起来也不超过300块了,省吃俭用最多还能支撑一个月,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借钱,成了我不得不面对的的现实。可向谁借呢?这又是个问题。

父母。只要我开口,相信他们就是砸锅卖铁也会给我寄过来。但自己中专三年,家里已是家徒四壁,现在毕业一年有余,自己没寄钱回家也就罢了,如果再伸手向家里要钱,那我还是人吗?

姐姐。姐弟连心,她自是不会对我坐视不理,但如今她的家庭也是困难重重,惨淡经营。作为兄弟,不能帮忙也就罢了,又岂能再给人家添乱?

叔叔。他这几年在广西做生意,倒也发了点小财,况且在家时,与我也挺谈得来,借一两千块钱应该不是问题。可是,自己几年来一直不曾和他联系,而现在一开口就是要钱,又叫我如何说得出口?

思来想去,看来也只有向这帮兄弟们“下手”了。说也奇怪,当初“不差钱”的时候,根本没觉得借钱是什么难事,只要向兄弟们随便开个口,“老子子弹光了,搞点钱来用用哦”,钱自然而来。现在真的临上“战场”了,才知道向人开口借钱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首先,你得考虑向谁借钱,这人有没有钱,和自己关系怎么样;其次是怎么说的问题,什么理由,借多少,什么时候还;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假如人家不愿意借,或者确实无能为力,自己脸住哪儿搁?

69

“兄弟,不要急,要这么多同学在这边,你怕啥子嘛?”“兄弟,钱够用不,没钱你要说话啊!”“你怕个锤子啊,这么多兄弟伙,你还怕钱用完了不成?”刚到深圳时,兄弟们热情洋溢的话语,让我感动不已,如沐春风,可惜的是那时我却又“不差钱”。如今到了关键时刻,我多么希望有人再如此关心关心我啊!那样我就可以顺利成章的提出借钱之事了。

那天酒正酣,宴正欢,刘洋突然又问起了我找工作的事情。天赐良机!我故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答道:“老子现在饭都吃不起了,还找个锤子工作哟?”“有这么多兄弟在,还怕没钱吃饭嗦?”“对头,没钱就给兄弟们‘吱’一声。”按照我的设想,他们肯定会这样说。然后,我就趁机“吱”——一声。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按我想象的那么发展。“你狗日的就装嘛!你娃再穷也比老子好噻!”我满怀着的期待一下了落了空,刘洋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你知道不,老子上次被治安队那帮狗日的抓进去了,花了老子五百块钱才出来。”“你龟儿子有工资嘛,一个月几千块,五百块钱算个卵啊。”我努力的想把话题转到“钱”上面来,那知林平又插进话来:“老乡,你莫听他娃吹,要不是杨强及时回来报告公司,他狗日的说不定现在还在樟木头‘劳改’呢。”“哈哈!说不定他娃还要被人鸡奸呢。”“兄弟,你以后出门可真得当心点!”……呜呼哀哉!我精心设计的“借钱话题”就这样被这帮鸟毛七嘴八舌的岔开了。

天可怜见!罢了,罢了,老夫不借便是。反正老子身上还有几百块钱呢。天无绝人之路,说不定老子下周就找到工作了呢!

70

不出所料,春节后招工企业明显增多,人才市场里更是人山人海,连平时基本不用的七楼招聘大厅也对外开放了。这样多的机会让我兴奋不已,信心大增,仿佛在漆黑的夜里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又仿佛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月薪1500,客服专员。

果不其然,不到一周时间,我就接到一家公司的复试通知。公司座落在天安数码城,这让我十分欣喜。这里紧临深南大道,环境优美,交通便利,年前我也曾到此地面试过,当我战兢兢的向一个膀大腰圆的保安问路时,保安“啪”地一个“立正”,然后抬手一个标准的军礼,多少温馨动人的场面啊。来深圳几个月,多少次向人问路,有横眉冷对的,有侧身闪人的,有不理不睬的,有指东说西的,也有热情指点的,但向我敬礼的,还是第一次遇到。并且向我敬礼的人还是在我心目中一直是“臭名昭著”、“狗眼看人低”的“保安员”,叫我怎能不欣喜若狂?一个有着如此敬业,如此古道热肠的好保安的地方,怎能不让人向往?

如今“故地重游”,况且还是来面试“专员”,其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

公司规模不大,只有几个人,主要销售一种电子产品。面试我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漂亮小姐,她也没问我什么专业问题,主要就了解了一下我以前在康佳公司都做了些什么,然后就叫我回去“等通知”了。

所谓的“客服专员”,就是负责接待客户,解答客户提出的疑难问题,以及其它种种售后方面的事情。我以前做的也是售后服务,倒也算得上是“专业对口”了,这让我心中又我多了几分信心。

71

李露真的结婚了!在电话中,李露流露出对婚后生活的恐惧以及对深圳的向往和依恋。“真的很羡慕你们,一个人在深圳无忧无虑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多自由啊!”很难相信这话出自一个新婚妻子之口,听得出来,她对她那位相处不到一个月就结婚的丈夫并不是很满意,“唉,过日子就这样呗,过段时间说不定我还会来深圳哦。”

是啊,过日子就这样呗。中国大多数农村女性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如此:初中毕业后,相亲,外出打工;几年后,回家结婚生子;然后就是相夫教子,煮饭喂猪,厨房猪圈或许就是她们一生的归宿。什么狗屁爱情,什么小姿情调,通通与她们无缘。

“你要努力找工作,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哟!呆在家里真的不好玩啊。”李露确实是比较“羡慕”我们,临挂电话,还不忘对我谆谆告诫,让我哭笑不得。她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啊,离开深圳没几天,居然就忘记了找工作的“悲惨生活”,还“羡慕”起我这个流浪汉来了。其实,她又怎知我心中的苦与痛,我又何尝不是对她的“幸福”生活羡慕之至?
在农村,女人在家里洗衣做饭,烧茶倒水,自是天经地仪的事情;而男人,却没有这样的“待遇”。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特别是像我这种“考出去了”的“大学生”,倘若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那不光乡亲们的口水能淹死你,甚至“连婆娘都找不到”。

一进中专,父母就为了我的工作问题操碎了心,他们已经知道,如今的中专生,已不再享有当年的“铁饭碗”了。然而,很多的乡亲却并不了解,见面就问“工作分配了没有”,如果我现在象李露那样两手空空灰头土脸的溜回去,这情何已堪?

“等天安数码城的工作搞定,老子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回去了。”衣锦还乡,这是多少漂泊在外游子的梦想。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1. 三和大叔

    总算一口气看完。深受同感~现在眼花了,先休息下再继续。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