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发布者 | 2019年6月29日

122

五毛就五毛吧,大不了老子明天早上只吃一个包子!

黎明前的黑暗,过了今天,明天就是一片艳阳天了!

经过一番自我安慰和自我陶醉,我心里又豁然开朗起来了。

“走!妹妹,咱们回家!”我意气风发的向吴萍挥挥手,带着她在众人诧异目光中昂首阔步的向车站走去。

吴萍也很开心,像个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一路东瞅瞅,西望望,像只刚从山上跑下来的猴子,难怪马师傅老说她“不成熟,没有一点淑女风范”。

“刘浪,你快来看,这是荔枝呢!”吴萍突然在路边一个大婶身边停了下来,冲我直招手。

荔枝?这丫头难道还想买荔枝?完了!完了!我刚刚“开朗”起来的心一下子又给她掀紧了。

123

“荔枝?这都还没长熟呢。”我慢悠悠的走过去,故作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我最讨厌这东西了!吃了上火!”说完这话,我都替自己感到脸红,其实TMD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玩艺儿呢。

“小伙子,这可是刚出来的荔枝啊,可甜着呢,”卖荔枝的大婶以为我们是小两口,居然数落起我来了,“你这小伙子也那个了吧,你不喜欢吃,就不许你女朋友吃啊,这可是美容的哦。”

“哈哈,你看我女朋友这么漂亮还需要美容吗?”我一脸坏笑的盯着吴萍说道,“走,明天哥哥给你买苹果。”

“你少臭美了!”吴萍听我这么一说,脸一子涨得红红的,再加上那一脸的青春痘,看起来就像一颗熟透了的荔枝。

“要不我们少买点来尝尝鲜吧?我请你!”吴萍接着说道,“等下你给我买车票就行了。”

“这,这你喜欢吃,就随便你吧!”我当时恨不得有个地逢马上就钻进去,这简直太丢人了啊!

吴萍蹲下身子,对着满满的一筐荔枝,一颗一颗的仔细地挑选着;我则默默的站在旁边,脑子里激烈的做着思想斗争.

怎么办?难道真的让她掏钱请我?不行!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看着女人买单而无动于衷呢?那干脆我掏钱请她,可是自己这可怜巴巴的五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哎,你在那愣着干什么呢?”正深思间,吴萍已挑选好了一袋荔枝,她提起袋子冲我晃了晃,“你看这点够了没有?”

“哦,够了,够了!”我一拍脑门,竟然是一层细细的冷汗。

“一共四块二毛!收你四块钱好了。”大婶麻利地把袋子往称上一扔,冲我说道。

四块钱!!!

我心中暗自窃喜,趁吴萍正起身准备掏钱之际,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袋里排出了那张五元大鈔,拿在手里使劲的抖了抖,然后大大方方的扔了过去:“给!”

“这,这怎么好意思啊?”吴萍看着我,脸上挂满了幸福的微笑。

“这有什么啊?几块钱而已。”我幽雅的冲吴萍摆了摆手,然后又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个幽雅的笑容。

脸上虽然挂着笑,心里却是在流血。

现在倒是“男人”了一把,可我今天的晚餐怎么办?等下坐车又怎么办?我捏着大婶递过来的一元钱,站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

124

“等下她应该会主动给我买车票吧?”我硬着头皮跟着吴萍往站台走,心里却是惴惴不安,“万一到时候她只买她一个人的呢?或者她干脆故意装傻,愣在那里等着我掏钱,那我怎么办?”

不行!这样风险太大了,我可丢不起那个人啊!眼看就要到站台了,我却还没想出个万全之策,不禁急得抓耳挠腮,满头大汗。

“唉呀,天天这样坐车来坐车去的,烦都烦死了!” 吴萍却全然不知我的忧愁,居然回转身冲我撒起娇来。

对了!有办法了!

一个念头猛地从我脑海中闪过,我不禁心中一阵狂喜,但表面上却尽量不露声色。

126

于是,在这残阳如血的黄昏中,一个翩翩“青年才俊”,一个如花青春少女,并肩行走在美丽的深南大道上。

青年龙行虎步,鹰视狼顾,时而指点江山,时而引亢高歌;少女轻移碎步,不疾不徐,时而口吐莲花,时而掩面偷笑……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一切都是那样的相映成趣。

好一幅温馨浪漫的“归家图”!

好一道青春靓丽的风景线!

就这样,我们两人说说笑笑,边走边聊,过“深大”,抵南头,横穿“马家龙”,漫步“中山园”,最后直达同乐村。

“哇,还不到八点呢!”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吴萍居然还是十分兴奋,有点意欲未尽的样子,“真是太好玩了!太刺激了!今晚一定做个好梦!”

“嗯,是那,太好玩了,做个好梦!”我心不在焉的回答道,胃里又是一阵痉挛。

“做个好梦?”看着吴萍风一般的跑向宿舍,我不由得一阵苦笑,“妈的,你倒是可以做个春梦了,可老子的还不知道今天的晚餐在哪里呢!”

“幸好老子刚才猛吃了几把荔枝!”我把手伸进口袋,捏了捏仅有的那张一元人民币,又使劲的揉了揉饿得扁扁的肚子,大步流星的向宿舍走去。

127

回到宿舍,我又把自己所有的衣服、书本、证件通通从行李包里倒出来摊在床上,一件一件的仔仔细细的搜了个遍,结果却很是让人失望,除了搜出了两个一毛钱的“钢鏰”之外,连鸟毛都没找出一根来。

罢了!罢了!看来老天现在开始‘饿我体肤’来了,老子还是保存体力要紧,明天还要去领工资呢!主意打定,我顺手从床边抽出一本《深圳青年》,躺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深圳青年》是我最喜欢看的杂志,它有个栏目叫做“风中亮出自己的旗”,里面的主人公刚来特区时全都像我一样落魄,有的甚至比我还要凄惨得多,但他们总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或者是“贵人相助”,或者是“机缘巧合”,最终在“风中亮出了自己的旗”,要么当了大老板,要么成了小作家,要么做了有钱人的“金龟婿”……

看着看着,我渐渐的没了刚才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稀里糊涂的溶入了书中的情节。和书中写的一样,我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在毫威公司“洗玻璃”,我几年如一日,我任劳任怨,我无怨无悔。

终于有一天,一位和蔼可亲的老者来到我了面前,把我叫到了一间豪华的办公室,亲切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说:“小伙子,我注意你好久了!”我这才知道,这位老者就是“毫威”的董事长,并且他还有一位漂亮的十八岁的独身女儿……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1. 三和大叔

    总算一口气看完。深受同感~现在眼花了,先休息下再继续。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