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发布者 | 2019年6月29日

25

那天,我们一共喝了4瓶二锅头。到最后,大家都是喝得东倒西歪了。特别是吴达,这小子很腼腆,一进来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可现在几口马尿一灌,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尽管喝得舌头都伸不直了,却还在一个劲的缠着小丫头和他喝酒,“妹妹,这…..这杯酒你一定得喝了,你,你不喝就是瞧不起哥哥我;你不喝,就,就枉费我这么多年对你的感情…..”这鸟人,总共才见两次面,就这么多年的感情了。难怪他们刚来时范军说他“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小丫头倒也落落大方,爽快的端起杯子和他碰杯。酒后的她,比平时妩媚多了,黑里透红的脸,含情脉脉的眼,楚楚动人的身姿,让人顿生怜爱。我心里暗暗吃惊,这小妞怎么这么好的酒量啊。席间,她不停的和大家碰杯,还时不时帮小菁代喝几杯,并且还要应付吴达的纠缠,而此刻她居然只有些许醉意的样子。难怪张雄说她要是再读两年高中或是大学的话,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交际花。

女人如酒,闻酒香识女人。只有真正品酒的行家,才能读懂每瓶酒的风味。而我们好兄弟吴达,你会是一个品酒的行家么?

26

到深圳的第一个周末就这样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度过了。接下来还是漫长而艰辛的求职之旅。

李露现在已经不和我到人才市场了,转而去南头的“西部人力”,“那里不适合我。”我说不是说那些职介所都是骗人的吗?她叹了一口气,“骗就骗吧!我现在也不找文员了,先找个普工做做。”唉,看来只有自己孤军作战了。

每天早上七点过就起床,早餐一支油条,一杯豆浆一块钱。然后买上一份深圳特区报,匆匆赶到车站,去挤那永远都是人头攒动的209路“老爷车”。其实,209路车不光价格便宜,对于我来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优点,就是没有空调,窗户可以打开透气,这样对晕车的人要好受得多。尽管如此,我还是常常坐不到终点站胃里面就翻江倒海了,因此我不得不经常提前几个站下车,然后再步行到人才市场。这样一来,赶到人才市场差不多都11点了。再在市场里面走一走,转一转,瞅一瞅,还好,基本上每次都能投出去几份希望。12点,里面的人慢慢少了,我也跟着出来,又坐上209晕乎乎的回到白石州,和小丫头她们一起吃面条,聊天,看电视到下午四五点钟,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做饭,等张雄他们下班回来,吃饭,聊天,睡觉….一天就这样结束。

自从第一份简历投出去以来,我几乎是时时刻刻都抱着我那个破传呼机,等待着我未来老板的召唤。“电话一响,黄金万两”,可这鸟机偏偏像吃了哑药似的一声不吭,TMD买个公鸡早上还要打鸣呢。一晃又是周五了,就在我心里绝望到极点的时候,呼机终于“嘀嘀嘀”响起来了.....

27

来自天堂的呼声.

我的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儿.看号码是深圳本地的座机号码,没错,应该是来通知了.我三步并着两步冲到楼下小买部复机。皇天不负苦心人,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天使般动听的声音:“你好!是刘浪先生吗?我是深圳亚讯公司。”我一激动,竟有点语无论次了,“您好!您好!!我就是刘浪。”“你前几天在人才市场面试了我们的电子技术员一职。”对方声音依然是那么甜美,“我现在是通知你来复试的。刘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呢?”MD,老子现在就恨不得飞过去,还什么时候方便呢,“我随时都有时间。”我生怕说的时间和人家不符就不要我去了。对方说那好吧,你就下周一上午十点到我们公司来吧,然后又叫我记下了公司的具体地址。

挂了电话,我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是谁帮咱们翻了身,是谁带咱们求解放,黑八杂黑!”我竟然在小卖部手舞足蹈起来,小卖部老板娘有点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小伙子,是不是捡到金元宝了?”

离开小店,我又特意到超市买了几个好菜,一瓶二锅头,今晚我要和张雄他们好好喝几杯,第一次接到复试通知啊,应该庆祝一下,并预祝我下周的复试马到成功。

28

张雄他们都为我感到非常的高兴,不时的和我碰杯“祝福”我,小丫头更是可爱:“刘哥哥,上班了,要请我去吃肯德基哦!”这小姑娘,每天就这样呆在家里无所事事,身上的钱估计不超过十块,整天吃了睡,睡了起来看电视,也不闲闷得慌。我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她一个初中生,工作又不好找,找到的又太辛苦,“没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哟!”说得很轻松,我无语。经过两个星期的相处,我们已经熟悉到无话不谈了。每天从人才市场回来,我总是带她出去走走,顺便买菜回来。前天买菜的时候,她拉着我说:“刘哥哥,今天我们不买肉了,我带你去买一个很好吃很好吃的菜,好不好?”什么东西啊?我不知她又要搞什么花样出来。“你放心了,不会花很多钱的,跟我来嘛!”她拉着我来到一家买卤菜的摊位前,“刘哥哥,我想吃凤爪。”原来就是这个“很好吃很好吃的”啊。她仔细的挑了几个,叫老板切碎。我说太少了,多买点吧。她忙说够了够了,吃不完的。几个凤爪三块钱,小丫头却很是高兴:“我说花不了多少钱嘛,买肉也要这么多钱的。”我心里不禁涌出一股莫名的悲哀,TMD自己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买几个鸡爪子居然还让女人替老子如此的精打细算。我只得苦笑一声,“等哥哥找到工作了,我请你去肯德基吃大餐。”刚说没两天,没想到今天就被提起了,看来这顿肯德基是免不了了。

大家都很开心,但李露除外。她坐在那默默的吃着饭,一句话不说,脸上写满落寞。其实李露真的是一个好女孩,温温柔柔,文文静静的,平时总是少言少语,但做起事来真不含糊。煮饭,炒菜,拖地,我们这里的家务活基本上都被她全包了,不像何英和小丫头这两个女人,懒得连碗也不洗一个。张雄经常夸她是贤妻良母型的。但是这样好的女孩怎么就找不到工作呢?“可能是长得不够漂亮吧!”张雄私下里这样说,“你娃要是当老板想不想招两个靓妹嘛?”现在,她都找了快三个月的工作了,甚至连一次正式的面试都没有,其心情是谁都可以理解的。张雄也看出她的不对劲,端起酒杯说:“来来来,我们也敬我们的露露小姐一杯,这菜炒得真好吃啊!”李露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笑得很勉强,”酒就不喝了,你帮我找个普工嘛,随便多少工资都要得。”张雄连忙安慰她:“莫要急,莫要急,普工也要找个好一点的噻,明天我问下洪芳,看她们厂招不招工。”洪芳也是我们的同学,一个漂亮而精明的女孩。毕业后,她在家乡的职介所交了几百块钱,被安排在汤姆逊公司做普工,后来逢公司内部招人事文员,她去一试,居然上了。张雄说如果她们厂要招工的话,有她帮忙,肯定没问题。李露听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周末无事,两天我就泡在了书店里,把那些什么“成功面试”“求职胜经”“面试金点子”,还有什么“口才攻略”、“公关礼仪”、“交际艺术”、“公共关系”之类的书看了个遍。毛老头说不打无准备的仗,我现在是全心全意,全神贯注,全力以赴,争取明天一炮打响。晚上,张雄又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向我传授了他的“面试心经”,还把他的公文包拿出来给我,“提这个包去,气派点;还有,狗日的明天要穿那件白衬衣,不要穿这件,黑不溜秋的,看起来猥琐得很。”也是,书上都说了,第一印象很重要。

29

三分人才,七分打扮。雪白的衬衣,深色的西裤,擦得侱亮的皮鞋,再把头发弄湿水,用梳子一梳,然后配上那黑色的公文包,直把小丫头惊呆了,“哇噻,刘哥哥,想不到你这么靓仔耶!”这话听得很入耳,我又开始大吹起来:“那肯定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衣冠楚楚,楚楚动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哟。”小丫头被我逗得笑得喘不过气来:“给你点阳光就灿烂起来了啊,祝你成功哟!”我自信的向她挥了挥手,推门而出。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返!

亚迅公司座落在沙尾一个破旧的工业区内。一进工业区,就有一股臭臭的怪味道,感觉很难受。

面试是在和谐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那个“王经理”很热情的叫我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然后像聊家常一样问了我一些诸如多大了,那个学校毕业啊之类的问题,我一一作答,感觉无比轻松。同时我也有点纳闷了,难道面试就这样简单啊。“王经理”又看了看我的简历,“康佳公司,那你对彩色电视机的框图应该是很了解吧?”“嗯,这个框图,这个。。。。。”天哪,这个鸟框图我还是有印象的,记得在学校专业课老师特别强调说要考这东东,后来考试的时候我还特地把那张图从书上剪下来抄的,我当时还骂老师傻子,考这个不知有啥子卵用,没想到现在就能用上了,“这个,这,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王经理说话很客气:“没事,你大致讲一下,知道多少说多少?”我当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TMD我除了知道这框图有几个框框外,其它是什么也不知道了。我只得硬着头皮说基本上都不记得了。

没想到王经理依然是那么和气,他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块小的电路板来:“这个你应该熟悉吧,上面这些元件都认识吗?”我接过电路板一看,天助我也!!!这不就遥控器吗?这东西我太熟悉不过了,在康佳公司一年多,几乎公司所有返修的遥控器都是我修的,没想到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发射管,晶振,蕊片,电阻,电容,二极管,我如数家珍,王经理听得不断点头,我心里暗自得意,看样子有戏了。

30

“等通知!”没想到自我感觉如此良好,却还是得到这样一个结果。狗日的,一个JB破技术员有必要这样一次两次的“等通知”吗?这他娘的不是瞎折腾吗?尽管心里忿忿不平,但我还是不得不满脸堆笑的和那个鸟经理握手道别,毕竟这还有一丝希望啊!

晚上,张雄带回来一个好消息:汤姆逊公司星期五招普工。他对李露说:“你周五直接去找洪芳就行了,她是人事部的,这就小事一桩。”李露还是有点不放心:“我都不认识她呀!她会不会。。。。。”“你到了打她电话嘛!”张雄一拍胸脯,“我都跟她说好了的,你到时候说我张雄的名字就行了,你放心,这点面子她还是会给我的。”李露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几天,李露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连炒的菜也比原来更加好吃了。而我,还是一如即往的一边拿着简历跑人才市场,一边抱着呼机“等通知”。

周五,李露一大早就起床了,一翻收拾之后就直奔汤姆逊公司去了。看着李露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为她祝福的同时,心里却又多了几分惆伥,也许李露下周就上班去了,而自己却还在这一天天的等着这也许永远也不会来的“通知”。记得当年赵勇有一句名言:“要想安慰一个不幸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比他更不幸的人。”这鸟人,不管打牌输多少钱,但一看到我比他输得还多的时候,他就像赢了钱一样高兴得不得了,美其名曰“心里平衡点。”如今,这个“比我更不幸的人”马上就要插上幸运的翅膀飞走了,叫我心里如何不惆伥?唉,我要何时才能像张雄那样每天西装革履,油头粉面,衣冠禽兽般的提个公文包上下班哟?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1. 三和大叔

    总算一口气看完。深受同感~现在眼花了,先休息下再继续。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