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发布者 | 2019年6月29日

149

汤姆盛公司,电子技术员,中专学历,电子专业,一年相关工作经验。

“前程招聘”上的这则信息,着实让我眼前一亮,汤姆盛公司?老同学洪芳不就是在那里上班吗?听张雄说过,这是家法国公司,待遇挺不错,洪芳在那里做个小文员,每个月都能拿到两千多呢,要是能进去做个技术员,那我岂不是发达啦?

如此好的工作,自是马虎不得。我把简历拿出来,又精雕细酌的润色了一番,当看到联系方式的时候我又犯难了,传呼机用起来确实不大方便,要是人家在我上班的时候打过来,那不就白白的错失机会了吗?看来最好还是得借个手机来用用。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拨通了冬子的电话,没想到冬子竟然一口就答应了,这让我十分欣喜,真不愧是患难之交啊!

“一言为定啊!”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再一次向冬子确认道,“那这样我就在简历上写你的手机号码了哟?”

“行,没问题!”冬子还是没有半点犹豫,“你有空过来拿去就行了!”

一切准备妥当。按照报上留的地址,我风风火火的赶到了蛇口花果山职介所。

150

“兄弟,找什么工作嘛?”里面的一位大妈看我在门口张望,连忙迎了出来,“普工,杂工,搬运工,电焊工,跟单,我们这里都有!”

“我面试汤姆盛的技术员。”我指了指手上的前程招聘,然后把简历递了过去。

“这个啊?这个你不行的,”大妈接过简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番,面带难色的说道,“这是技术工,要求比较高的。”

“为什么不行呢?难道他们不招人?”我示意她先看看简历。

“哦,你在康佳工作过?”大妈看了简历,似乎有了兴趣。

“嗯!”我点了点头。

“你还是中专生哪?”大妈又抬头看了看我。

我又点点头。

“还是电子专业!好,很好!”大妈一下子又变得热情起来,“像你这种条件去面试应该没有问题的。”

然后,大妈问我要了身份证,哗哗的写了一张纸条递给我:“先交五十块信息费,你拿这条子去公司面试就行了。”

“交钱?不会是骗人的吧?”本来刚才都有点跃跃欲试了,一提到交钱,我又犹豫不决起来。大妈又是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我终于还是“经不起诱惑”,狠狠心从口袋里摸出50大元来。

151

松坪山,法国汤姆盛公司。

“你能给我讲一下开关电源的原理吗?”

“这,不好意思,我不是很了解。”

“你给我说说PNP三极管和NPN三极管的判断方法好吗?”

“哦,对不起,这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那你应该知道SMT是哪三个单词的缩写吧?”

“这个,我,我不知道。”

面试官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办公室的人叫他王工,他脸上始终如一的挂着弥勒佛般的笑容,不过我估计此时他心里已经抓狂了。

“那你给我画一张日光灯的电路图可以吧?”王工把一张白纸和一支笔推到我面前。

152

日光灯电路图?这应该很简单的啊,电灯,电源,开关,电线一接不就成了?

我拿起笔,“呼呼”的在纸上画了出来。刚画了一半,我猛一拍脑袋,不对啊,还有振流器呢?这该死的振流器又来怎么接呢?

我顿时傻了眼,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还是不得其门。唉,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我无可奈何的停下了笔,极不好意思的把白纸推回到王工面前,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这,这个,我搞忘记了。”

王工把那张画着“电灯泡电路图”的白纸拿起看了看,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这可是电子电工中最最基本的一个电路图,你这基础也太差了吧?”

“嘿嘿,这个,我……”可以想像我此时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嗯,那行。你先回去吧!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电话通知你的。”王工站了起来,脸上还是挂着微笑。

一说等通知,就知道基本没什么希望了,但我还是厚着脸皮问了一句:“如果,我是说假如有消息的话,一般要多久呢?”

“哦,这个你最好还是先找工作吧!我们这段时间都还会进行选择的。” 王工一下宣判了我的死刑,我恨不得抽自已两个耳光,这他妈的不是自讨没趣吗?

“那好的,谢谢您啊!”我故作镇定地和王工握了握手,然后转身夺门而逃。

153

不得不佩服自己,白天奔波了整整一天,几乎就没有休息,晚上却还能坚持上夜班。

到了早上下班的时候,我已哈欠连连,两眼发直,眼皮子就差要用火柴棍支撑了,多想马上就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啊!

可我现在却还不能睡,我还必须得马上赶到冬子那里去把手机拿过来,我的简历上还是留的冬子的手机号码,要是万一汤姆盛公司“不拘一格”录用了我,这岂不误了大事?

冬子今天正好休息没上班,我本打算拿了手机就早点赶回去睡觉,可这鸟人就是不提手机这档子事,带着我在外面瞎逛。他不给,我也不好意思开口要,只得模模糊糊的跟着他在街上东游西荡。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我们找了一家小饭店,冬子特地点了两个炒菜,一瓶啤酒,两人就这样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我已困得不行了,可冬子好像还是没有要我手机的意思。我心里可纳闷了,难道这傻B把这事给忘了?

“唉,现在有手机就方便多了,老子一定要在这两个月内把工作换了。”我开始把话题往“手机”上扯。

“嗯,我们公司这几天老是没什么事做,都放了几天假了。”这鸟人脑子还是不开窍,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居然还是无动于衷。

一顿饭吃完,冬子仍然对借手机的事闭口不谈,我终于忍不住了,开门见山的说:“把手机给我啊!老子要回去睡觉了,困得不得了。”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1. 三和大叔

    总算一口气看完。深受同感~现在眼花了,先休息下再继续。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