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发布者 | 2019年6月29日

169

“什么?汤姆盛通知我去上班?”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上次自己面试的时候,一问三不知,表现得糟糕到了极点,并且临走的时候人家还明确的告诉我“最好还是先找工作吧”,我做梦也没想这居然还有戏了,难道这外企的用人标准真的是“不拘一格”吗?

“是啊,你走的第二天就打电话来了,叫你三天之内去报到!”冬子话里充满惋惜和愧疚,“老子怎么也联系不上你啊!”

三天?现在都他妈的过去十多天了啊!我脑子里顿时“嗡”地一下,刚才那种“鲤鱼跳龙门”般的喜悦心情一下化为乌有,我拿着话筒怔怔的愣在那里,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挂了电话,我无助的靠在电话亭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瘦削的脸庞,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痛。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命运吧?倘若我自己拥有一部手机,倘若我不突然异想天开的去找冬子借手机,倘若冬子当初没有满口答应借我手机,倘若我当时在简历上留下自己的传呼机,那么此时的我说不定正坐在汤姆盛宽畅明亮的办公室里“日理万机”啊。造化弄人,谁曾想我未来几个月或者几年甚至是一生的生活,会因为一部手机而改变?

科技园,汤姆盛,法资企业,技术员……

躺在床上,我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到平静,明天就要到华荣公司去报到了,其实这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情,虽然在那里也是一个操作工,但至少也比在这鸟地方“磨玻璃”强多了啊。

可偏偏在这时又冒出来个汤姆盛来,良好的工作环境,优厚的福利待遇以及技术人员的“高级身分”,这一切的一切,怎么不让人黯然神伤?这就好比一个病人正暗自庆幸因截掉双腿而保住了性命时,你却告诉他其实只需要一帖膏药就行了,这是多么的残忍啊!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170

男人就要洒脱一点,要学会放弃!

这句话是中专时一个我很敬佩的专业课老师讲的,我一直记在心里,并且努力的想要做一个“洒脱”的男人,也因此“放弃”了许多。

第二天一大早,我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半个多月的工资,放弃了那床二十块钱的薄棉被,放弃了睡觉的破凉席,放弃了洗澡的小红桶,提着我的行李包,悄悄的摸出了宿舍。

下得楼来,又被紧锁的大铁门挡住了出路。我朝门口的保卫室看了看,里面空无一人。怎么办呢?要是等到正常的开门时间,估计得八点过了。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一定得给人家一个好印象,无论如何我也要赶在八点半之前到达公司。

看来只有从门上翻出去了!我看了看四下无人,于是把行李包往背上一搭,双手抓住铁栅栏,双脚一蹬,噌噌噌的往上爬去。到了门的顶端,我把行李包往外一扔,然后再抓着顶上锈迹斑斑的尖刺,小心翼翼的翻了出去。

捡起地上的行李,我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要是刚才在门上的时候正好被看门的黑脸大叔捉住,那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起自己“做贼心虚”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掠过一丝悲凉,像我这样一个从小就遵纪守法尊老爱幼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并曾多次荣获过三好儿童五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先进共青团员称号的有志青年,却在这片异乡的土地上干起了“翻门越墙”的“勾当”,这怎不让人悲从中来啊。

到达龙华的时候,时间才八点钟。在工业区的门口,我给伍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决定不去上班了。虽然我早已打算不要这半个多月的工资了,虽然毫威公司并不算一家好公司,但自己这样不辞而别,总归还是没有职业道德,这让我心里很是愧疚不安。

入职先交三百压金!这是我在一切手续都基本办妥了的时候,小田才突然提出来的。这让我很是吃惊,心里充满疑惑,不是说正规公司都不会收取任何费用的吗?

小田耐心的作了解释,说华荣公司是一家非常正规的公司,工资都是当月按时发放,不像外边很多公司都是要押一个月的,所以这就导致了个别没职业道德的员工,领了工资之后就不声不响的走了,不办离职手续,甚至连工衣工具等也不上交。所以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我们能够理解。当然这压金最终是会退还给我们的。

交就交吧!小田这样一说,我都有点感到脸红,自己不就是这种没有职业道德的员工吗?看样子这公司也不像骗子公司,何况自己现在已是羊入虎口,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走了。

交钱的时候,我手在哆嗦,心在发怵,三百块钱哪,老子这个月的生活又怎么办呢?现在我又该找谁去借钱了呢?我整个上午都为此忧心忡忡。然而令人没想到是,下午陈经理的入职培训,却令我的担忧迎刃而解。

171

培训是在会议室的一张圆桌子上进行的,用陈经理的话说就是“圆桌子能体现我们之间的平等”。陈经理首先又解释了关于押金的问题,让我们要理解放心云云。接着他就让我们先轮流作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参加培训的一共有九人,七女两男。

“大家好!我叫XX,我是四川人,来自万德莱公司,谢谢!”

“大家好!我是XXX,我来自泰丰电子。”

……

看来华为的名头确实挺有吸引力,七个女孩子全是来是知名企业,什么开发科技,什么联想集团,甚至还有中兴通讯。

其中有一个来自商菲通讯的女孩,湖南人,穿一件半旧的白色短袖T恤,长长的秀发,白皙的脸蛋,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眼神,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圆圆的下巴,看得我心里直痒痒:如此让人心动的女孩,她有男朋友吗?

接下来该轮到我了。我想这正是表现自己“与众不同”的时候了,我缓缓的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大家好,我叫刘浪!刘是刘德华的刘,浪呢,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换’。”

说到这里,大家哄地一下就笑了,我特地偷偷的瞄了那个“商菲女孩”一眼,可惜她只是稍稍的抿了抿嘴,似笑非笑的样子。

“我来自康佳,非常高兴能和大家相聚在华荣公司,希望我们以后能够成为工作上的好伙伴,生活中的好朋友!谢谢大家!”说完我又很“自然”的冲对面的“商菲女孩”笑了笑,没想到人家却把头扭到了一边。

然后就是坐在我边上的那个小伙子了,他的表现就比我“逊色”多了:“我叫崔大发,我来自塞格三星。”说完就一屁股坐下来了。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1. 三和大叔

    总算一口气看完。深受同感~现在眼花了,先休息下再继续。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