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发布者 | 2019年6月29日

162

这种担忧像个幽灵一样整日萦绕在我心头,直到那天在深宝职介所看到华为公司的招工启事,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招聘大厅里面,又是满满的一屋子人,我不由得又想起上次中兴通讯招工的情景来,会不会又像那样排半天队最后就得到个虚无飘渺的“等通知”呢?

面试官是个白面书生,三十来岁,西装革履,旁边还坐了个漂亮的“小秘”,她向我介绍说这是他们的陈经理。

陈经理首先就让我说出康佳公司的老总名字以及郑州分公司老总的名字,一切“验明正身”之后,他又考了几个诸如“色环电阻的辨认”、“电解电容正负极判别”的专业知识,这样的小儿科问题我自是对答如流。

接下来居然还要考英语,在学校的时候,英语和语文相对来说是我的强项,更幸运的是这次还是考“英译汉”。

陈经理先写了几个“无线电”、“电子”之类的单词,我都勉强一一翻译了出来,接着他又在纸上写了一个“communication”,我当时一看就蒙了,我的妈,怎么这么长啊?横看竖看还是不印象,我正想摇头说不知道,脑子里突然又闪出一个词来:通讯,华为不就是做通讯的吗?隐约记得“通讯”的单词好像也是这么长。

管它三七二十一,那就蒙一下吧,我故意迟疑思考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通讯!”

嘿!蒙对了!只见陈经理冲着旁边的“小秘”点了点头,又转过身来对我笑了笑:“嗯,不错!你先回去吧,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三天之内会打电话通知你。”

163

忙活了半天,没想到最后结果还是“等通知”。不过这次我的自我感觉特别良好,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好像机会还是挺大的,于是我又多问了一句:“你们华为公司就是在坂田那里吧?”

“哦,我们不是华为公司哟,我们公司叫‘华荣’,是华为的内部创业公司,”“小秘”在一边接口答道,“不过我们这次招的人全部派到华为去上班的。”

“华荣?”我楞了一下,想起了冬子的“华灏”公司,估计和那是一个性质的,于是笑着说道,“管它华为,化荣,反正都‘姓华’嘛!”

明明写的是华为招工,怎么又变成华荣了呢?我又来到门口的告示牌前,仔细一看,顿时恍然大悟,只见牌子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几个血红大字的下方写着一行蝇头小字“外协单位华荣科技有限公司”,远远看去,根本就是只见“华为”不见“华荣”。

真他妈有创意!难怪张雄说狗日的职介所都是些骗子!我摇头苦笑,然后飘然离去。

164

等待,漫长的等待。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我的传呼机,我的中国联通“191”传呼机,终于在我的千呼万唤下“嘀嘀”的响起来了。

通知?通知终于来了?我激动得都有点手足无措了。现在正是上班时间,我到哪里去复机呢?我不由得又在心里骂起冬子来,这狗日的,要是把手机借给我,那有这么麻烦啊?

机会怎能错过?没办法,我只得随便编了谎话向组长伍华请假要出去。伍华很是为难,开始他不同意,后来看我态度很是坚决,就勉强答应了,叫我快去快回。

其实我也知道,在这里,就是上厕所时间久了,领导都要“调查”半天,何况他作为一个小小的组长,确实没有权力放我出厂的。和马师傅一样,伍华也认为我“非池中之物”,他可能也知道我在这里干不长久,所以一直对我比较好,即使我在工作中出了什么差错,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吊”我,这让我十分感动。

电话果然是华荣公司打来的。不过却不是通知我去上班,而是叫我明天早上九点赶过去复试。真他妈的,一个破操作工的工作,居然也要面试好几遍。不过这也着实让我高兴了一把,毕竟第一关已经过了,机会肯定是大大的有啊。

回到厂里,只觉得浑身轻松,神清气爽,想着也许就在明天,自己就要告别这个鸟地方了,突然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了,就连“洗玻璃”也一点不感到痛苦无聊了,甚至连蓝生这个“笑里藏刀”的家伙也不令人讨厌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还主动的去找蓝生聊了聊天,看我春风得意阳光灿烂的样子,蓝生一脸莫名其妙,哈哈,估计这小子也以为我在玩什么阴谋诡计,心里开始发毛了。

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165

深圳龙华,同富裕工业区。

一大早,我就准时的赶到了华荣公司,然而对方却并不那么守时,本来通知我九点钟到达,却一直让我等到了十一点。

面试我的是那天坐陈经理旁边的漂亮“小秘”,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职业装,看起来给人一种优雅而又不失稳重的感觉。

“请坐!”她随手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非常“职业”的向我说道,“你叫我小田就行了,以后就由我负责带你们到华为上班。”

“哦,谢谢!”我接过椅子坐了下来,心里一阵激动,这他妈的坐办公室的感觉就是和车间里不一样啊!

“你有过一年多的工作经验,那你能不能谈谈你以前的工作?”小田拿起我的简历看了看。

经过半年的“实战”,像这样的问题我几乎每次面试都会遇到,回答起来自是轻车熟路了。我从略微一思索,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背起“答案”来,小田仿佛很认真的听着,还时不时的冲我点点头。

166

我更加得意起来,如同“电视购物”的“主持人”一般,时而眉飞色舞,唾沫横飞;时而引经据典,吟诗作赋;时而痛心疾首,振腕叹息,大有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我卖力的“演讲”着,并以一种自信而坚毅的目光看着小田,我要从她的脸上寻找出那种“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惊讶表情。

小田先是很“职业”的听着,慢慢地,我看到她仿佛皱了皱眉头,眼睛斜斜的看着我;再后来,眉毛越拧越紧,两眼死死的盯着我,几次张了张嘴,仿佛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又停了下来。

难道是我什么地方说错话了?我仔细一想,也没说什么令人反感的话呀!那估计就是时间太长了,而她又实在不忍心打断我如此精彩的表演而感到痛苦不安?

“演讲”结束了,可小田那两道弯弯的柳叶眉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在眉宇中间拧成了深深的一个结。突然,她脸色微微一沉,露出一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的表情,用手指着我,冷冷的说道:“请你注意你的形象!等下陈经理还要面试你,你这样子怎么行?”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经她这么一提醒,我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原来刚才自己一时得意忘形,竟然不知不觉的就跷起了“二郎腿”,右脚还随着“演讲”的节奏有力的抖动着,松松垮垮的袜子和着节拍耷拉下来,露出了一截毛茸茸的小腿。与此同时,我双手也按住椅子两边的扶手左右摇摆,整个身子也跟着椅子晃来晃去,当时感觉确实惬意极了!

简直太他妈的丢人了!想着自己刚才丑态百出的鸟样子,脸上顿时一阵火烧火爎般的滚烫,我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直视小田的目光,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儿等候老师的发落。

小田倒也没有继续发飙,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依然冷冷的对我说道:“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你先出去吃饭吧,下午三点再过来,陈经理还要面试一下!”

167

下午三点!我不由得暗暗叫苦,这TMD不是折腾人吗?从同乐村到这里,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况且中途还要转车,老子一大早风尘仆仆的赶到这里,你又推迟到十一点;十一点好不容易复试完了,却又要等到下午三点“决试”。可要是到了下午三点你又不要我了呢?老子晚上可还要上夜班哪!

走出工业区,明晃晃的太阳像一个巨大的火盆扣在头顶,阳光落在裸露的皮肤上像抹了一层辣椒末,火辣辣地痛。

在路旁的一家快餐店吃完午餐,又慢悠悠的喝了两杯清茶,外边下班的人群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涌了进来,店子里瞬间就挤满了人。老板娘忙得晕头转向,但她还是不忘时不时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瞅我两眼,我知道自己在这里喝茶“避暑”的阴谋是不可能得逞了。

恶毒的太阳依旧无情的炙烤着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焦糊味道,高温之下的水泥路面莫名其妙地升腾着一阵阵热浪,整个人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

我手搭凉棚,极目四望,以期望能在马路边上寻找到一块阴凉之地。然而结果却让人失望,别说像深南大道两旁那样的林荫大道,就是如同乐村路边的荒草野花都难以寻觅。人行道里边全是一片光秃秃的黄土与乱石,我甚至怀疑自己置身于大西北的黄土高坡,可就他妈的是黄土高坡,也有“大风从门前刮过”啊!

沿着马路一直往下走,终于在一个拐角处发现了一块巴掌大的绿荫,这片绿荫是由一棵低矮的小树撑起的。更令人欣喜的是树下还垫着几张报纸,看来这的确是一块难得的“休闲胜地”。

我从新铺好报纸,悠闲的躺在大地母亲“温暖”的怀抱,任刺眼的阳光穿过稀啦啦的树叶猛烈地打在脸上,任不知名的小虫子在裸露的胳膊上爬来爬去,我一动不动,静静的享受着这美好的“午休”时光……

168

明天去体检,后天八点半到公司报到!没想到苦苦等了几个小时,陈经理的“面试”却是如此的简单。

就这样成了?我也到华为去上班了?我终于可以不用“洗玻璃”了?我有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简直恨不得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人。

低调!一定要低调!我不住的告诫自己,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离开之前,千万别闹得个满城风雨。几个月来,天天都在外面吃那些不干不净的垃圾饭菜,我对自己的身体很是没有信心,要是明天查出个什么毛病来,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尽管已整整奔波了一天,但我还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坚持去上了夜班。一个晚上下来,早已累得没了人样。看着镜子里面色惨白,神情憔悴的自己,我不禁暗自担心,这样的身体,体检能过关吗?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除了体重只有九十八斤偏轻了以外,其他一切正常。从医生手里接过体检报告,我激动得像个傻子一样咧开嘴嘿嘿直笑,医生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语重心长的的说道:“小伙子,没事,以后注意加强营养就行了!”

回到宿舍,我特地买了一包“特美思”,逢人便笑盈盈的冲上前去打招呼。兄弟们听说我要去华为上班,都是一脸的羡慕。只有电杆一个人无动于衷,默默的躺在床上读着他的圣贤书。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决定还是给冬子打个电话。自从上次和他不欢而散之后,我就一直负气没和他联系过了。现在仔细一想,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太他妈小气了呢?为什么不站在冬子的立场想想呢?难道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失去一位患难兄弟吗?

“喂,冬娃子,老子也进华为了哟!”曾经相依为命的兄弟,如今又要在一起上班了,我想冬子肯定也很高兴。

“你娃跑到哪去了嘛!到处都联系不上你!”没想到冬子的声音却很是焦急,“你知不知道,汤姆盛公司叫你去上班?”

发布者: 三和记者

行走城市的边缘,报道底层的悲欢。

一条回复动态 “中专生在深圳的八年打工实录(第一部)

  1. 三和大叔

    总算一口气看完。深受同感~现在眼花了,先休息下再继续。

    回复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